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热书书院 >> 三国之老师在此 >> 第五百八十三章 长安之战(上)

第五百八十三章 长安之战(上)

书接上回。

长安,吴氏府邸。

此时吴氏族长和吴氏长老在正再大厅之中商议事情。

商议了一会儿之后,吴氏族长突然之间停下了话语,满脸惆怅的看着远方,喃喃自语道:“算算时间,久儿现在应该已经到达洛阳了吧?希望他一切顺利。”

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颇为无语的说道:“族长,你就不要再杞人忧天了。

九儿身旁的那个马夫,是老夫千挑万选出来的精锐之士。

他手上功夫非常了得,一般二三十人近不得身,有他的护卫,久儿怎么可能会出事?

现在我等还是好好想想我等该怎么办吧。

虽然董卓不太可能对我等下手,但是我等却不得不防。

董卓此人十分的难以捉摸,万一要是他突然发了疯,像我等下手,如果我等不做好准备,恐怕有灭族之危!”

“唉……”吴氏族长在听到吴氏长老的话语之后,叹了一口气,连着点头说道:“你说的倒是没错,是某家太过于杞人忧天了,不过……”

说到这里之后,吴氏族长看了长老一眼,笑呵呵的说道:“对于董卓之事,你却和某家担心久儿会出事一般,有些杞人忧天了!”

某家去董卓那里的时候,便而试探过董卓。

那时,某家在董卓的府邸之中耀武扬威,说话意思非常的不客气。

但是董卓却并没有处罚某家,反而处处的忍让,看起来十分的卑微!

要知道,某家也不过是其治下的一员罢了!

他在面对某家之时,竟然如此的卑微,从这里就可以看得出来,他非常的忌惮…不!不是忌惮,而是害怕!他非常的害怕骠骑将军。

所以,我等现在如果准备抵御董卓之事,那董卓便会看破某家的谎言!从而对我吴氏家族动手!”

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皱着眉头问道:“这是个什么道理?为什么我等准备抵御董卓之事,董卓便会对我的下手?”

吴氏族长在听到长老的话语之后,翻了个白眼说道:“这还用问?

如果我等并没有做什么准备,那就证明我等有恃无恐。

董卓在不了解内情的情况下,绝对不敢对我吴氏家家族下手!

但是,如果我等一旦动起来,那就证明我等心怀鬼胎,或者是在骠骑将军那里的地位不怎么样。

要不然的话,我等作为骠骑将军的人,为何会如此紧张?

董卓在发现这一点之后,一定会对我们动手!

所以,我们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动作,这几日,我们和往常一般便可。”

“反其道而行之嘛……”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摸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随后,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但是老夫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们不能将希望寄托于骠骑将军的威望上。

如果董卓突然之间发了疯,不在乎骠骑将军的威望,从而对我等动手,那该怎么办?!

还有就算是董卓没有发疯,那要是刘辩走了大运,阴差阳错之下将董卓击败。

那你觉得董卓的溃兵会不会向我等报复或者是来劫掠我等?

所以,老夫认为,我等在表面上可以和你说的那样一如既往。

但是,在暗地里,我等必须要做些准备。

不然一旦董卓动手,若是我们毫无准备那可就全完了!

我等作为家族的领头之人,不能冒此风险!”

吴氏族长闻言,在想了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倒也有理,外松内紧确实是个好办法。”

说到这里之后,吴氏族长皱着眉头看着长老嘱咐道:“不过,你在做准备的时候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要走路的风声!

不然,让董卓察觉到我们的准备,恐怕他会立刻对我们下手!”

“这不太可能吧?”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本来还满脸轻松的脸上,立刻凝重了起来,问道:“董卓就算是发现了我等是在骗他,他也不可能立刻向我们报复吧?

毕竟,现在刘辩正在调整大军,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如果他对我等下手,那刘辩便可以抓住机会将其击败!

董卓虽然混一些,但是他在战争上却有些本事,不可能看不出这一点吧?”

吴氏族长闻言,满脸凝重的摇了摇头之后,说道:“你说的那是冷静之时的董卓!

某家仔细研究过董卓此人,某家发现,董卓竟然有些小孩子气。

在受了委屈之后,他根本就顾不得全局,只顾着发泄心中的委屈。

所以,在某家看来,如果董卓发现我等是在欺骗他,恐怕他会兵分两路,一路人马去抵挡刘辩,而另一路人马来攻击我等!

虽然众世家已经联盟,但是我等却不在这联盟之中!

万一董卓要是对我等下手,众世家绝对会袖手旁观!

他们巴不得用我吴氏家族来消耗董卓的实力呢!”

说完之后,吴氏族长冷笑了一声,满脸鄙夷的继续说道:“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些家族之人的脾性!

他们在见我吴氏家中遇难之后,绝对不会出手相助,反而有可能会落井下石!

所以,我等绝对不能让董卓知道,我们暗地里在做准备。

我等现在一定要表现的非常的平静和低调,不要让董卓发现我等的谎言!”

“唉……”长老听完吴氏族长的解释之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满脸惆怅地说道:“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想当初,我吴氏家族和其他家族那是多么亲密。

如今为了利益,我等却分道扬镖,并且还明里暗里的相互伤害,当真是世事无常啊!”

吴氏族长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之后说道:“你这话倒也没错,不过我等早就应该做好这个准备,因为对于我等世家之人来说,除了家族的传承,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自从我准备动作待到长安之后我怎么就应该做好和其他家族看来得准备!

因为长安城就这么大,而且还多年未经修缮。

城中的百姓在经过那场瘟疫之后也走的走,散的散。

如今的长安城确实太过于狭小,根本就不够我等世家瓜分!

但凡有机会剔除一个瓜分长安的世家,他们绝对不会手软!

所以,我等现在谁都不能相信,只能相信自己了!”

“咚咚咚……”正在他们两人说话之时,城中突然传起了震天的鼓声。

“哗啦啦……”吴氏族长在听到这鼓声之后,猛的站起了身,没有理会被他撞倒在地的几案,三步并作两步的快步走到了门口,朝着远方眺望而去。

不过,吴氏家族的墙非常的高,他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随后,他立刻对着外面大声喊道:“来人!快来人!”

他的话音刚落,不远处的几个将家仆便匆匆的跑了过来,对着吴氏族长行了一礼之后,恭敬的问道:“不知族长有什么吩咐?”

吴氏族长一指传来鼓声的方向之后,大声的吩咐道:“你赶紧去瞧瞧,这到底是哪方势力在击聚将鼓!”

“喏!”仆人在听到此言之后,应了一声,便匆匆而去。

等仆人走后,吴氏族长满脸惆怅的看着战鼓传来的方向,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长老因为已经上了年纪,腿脚有些不灵活,所以他在吴氏族长吩咐完之后,才来到了吴氏族长的身旁。

随后,他小声的问道:“族长,听鼓声传来的方向,恐怕是董卓在击鼓聚将。

这已经是明摆着的事情,为什么族长还要专门派人去调查?”

吴氏族长闻言,满脸凝重的摇了摇头之后,看着远方说道:“现在下结论还太早了。

虽然鼓声确实是从董卓势力的方向传来。

但是,现在长安城中波澜诡异,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

所以,某家才会派人去探查一下,就是想确定一下,有没有出什么意外。”

“能出什么意外?”长老在摇了摇头之后说道:“现在董卓和刘辩这两个方式里都是处于凝聚实力的时候。

在短时间之内,他们谁都没有能力去攻击对方。

所以,依老夫看来,现在这鼓声,也不过是董卓在召集将领罢了,没有必要太大惊小怪了。”

吴氏族长闻言,在摇了摇头之后说道:“话不能说的太死,难道你忘了在洛阳城中还有第三股势力吗?”

“第三股势力?”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苦思的半晌也没想到除了董卓和刘辩之外还有哪股势力。

所以,他便满脸不解的问道:“族长,你所说的第三股势力所指的是……”

吴氏族长闻言,冷笑了一声之后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杨英居住的方向说道:“你难道忘了,骠骑将军的势力也在长安城中?”

“我等?”长老闻言,满脸不解的问道:“我懂家中的家仆也不过只有万余人,就算是再加上骠骑将军使者所带来的那一千骑兵,也称不上是一股势力吧?”

“非也!”吴氏族长摇了摇头之后说道:“我等确实不能抵抗其他两股势力中的任意一股,但是我等却可以左右整个战局,因为现在董卓和刘辩二人的视力相当,在他们对质的时候我等投向谁呢?随便能取得胜利,所以,我等虽然想要置身事外,但是却不得不防备!”

长老疑惑不解的问道:“防备什么?”

吴氏族长闻言,呆呆的看着远处喃喃自语道:“防备这两股势力联合起来将我等诛除!”

“什么?!!”吴氏族长的这句话像是石破天惊一般,将吴氏长老惊的呆在了那里。

过了好久之后长老还回过神,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怎么可能?!

现在,这两股势力的人都应该知道,我等的是骠骑将军的麾下。

难道他们就不害怕对,我等下手之后,骠骑将军会发怒吗?

再者说,董卓和刘辩乃是死敌,他们两人怎么可能联合起来共同对付我等?”

“呵!”吴氏族长在听到长老的话语之后,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你说的没错,刚才某家也是那么认为的。

但是,某家在听到这聚将鼓的声音之后,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董卓和刘辩二人很有可能会结合起来,先将变数解决掉,然后他们二人再分胜负!

就像是两只老虎在打架,他们害怕他们两败俱伤之后,被一旁的一只野狼给偷袭。

所以,这两只老虎很可能会先将那野狼解决掉,然后再分胜负!”

长老闻言,脸色立刻变得苍白不已,过了一会儿之后,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大声的说道:“就算是如此,他们也绝对不敢对我等动手。

要知道我等现在是骠骑将军的麾下,如果他对我等动手,那骠骑将军绝不会轻饶了他们!”

“唉……”吴氏族长摇了摇头之后,苦涩的说道:“我等把骠骑将军的威望看得太重了。

确实,这两方势力都不敢招惹骠骑将军。

但是他们完全可以合起来将我等诛除,然后他们再分胜负。

等他们分出胜负之后,如果董卓胜利了,他便可以拿着刘辩的头颅,向骠骑将军赔罪。

到时候,董卓便可以告诉骠骑将军,是刘辩将我等击杀,反之,若刘辩胜,亦然!”

“这这这……”长老在听完吴氏族长的解释之后,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他此时是真的害怕了。

他没想到,骠骑将军的威望竟然不能解决吴家此事的危机。

过了许久之后,长老满脸惊恐的看着吴氏族长,问道:“族长,那我等该怎么办?

要不然,我等留在这里抵抗来敌,然后再吩咐家族中的一些小辈,带着族中老弱妇孺,从我等早已挖掘好的地道中逃出去?”

长老在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决绝之色!

长老已经活了七八十,他并不害怕死亡,他只是不希望自己家族的败落,所以他才会如此害怕。

如果死他一个人,便能解决家族的危机,那长老绝对不会犹豫,立刻就会自裁!

吴氏族长在听到长老的话语之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至于那条地道……你就别再指望了!

当初挖那条地道的时候,共有三四个家族参与其中。

如果刘辩和董卓真的联合起来对付我等,那他们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将那条地道填上!”

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急得满脸通红在院子内走来走去。

但是,他就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在走了许久之后,长老停下了脚步,看着吴氏族长,满脸期待的说道:“族长,我总不能就此坐以待毙吧?!

您平日里不是足智多谋吗?那赶紧想个办法,让我吴氏家族度过此次的难关吧!

哪怕是将我吴氏家族的基业全部都陪上,也要保住族人!”

吴氏族长闻言,没有说话,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之中,长老见识也没敢打扰他,只是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希望他能想出办法。

在吴氏长老焦急的等待之中,时间缓缓流逝。

过了约有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吴氏族长突然睁开了眼睛。

长老见此,赶忙问道:“族长,你可是想到了什么好办法?”

“呼……”吴氏族长擦了擦额头之上的汗之后点了点头说道:“我等现在确实非常的危险,但是有两人却能为我等解此危机!”

长老闻言,双目一亮,急切的问道:“谁?!”

吴氏族长也没有犹豫立刻说道:“骠骑将军的使者——杨英和当今皇帝——刘协!”

“额……”长老在听到这两个人名之后,愣了一下,随后,他满脸不解的问道:“骠骑将军的使者?那有什么用,他现在的处境和我等一模一样。

如果刘辩和董卓当真联合起来,先解决其他人再对决,那杨英也在他们的解决范围之内!

一个朝不保夕的杨英对我们来说有什么用?”

“此言差矣!”吴氏族长摇了摇头之后,说道:“你太小瞧杨英了!

杨英此人在骠骑将军还没有发迹的时候,便跟随了骠骑将军。

杨英和骠骑将军之间虽然在名义上是主仆,但实际上却如同兄弟一般!

你不见,连杨英的夫人都是骠骑将军的义妹吗?

只要研究过骠骑将军的人,都能知道杨英和骠骑将军之间的关系。

所以就算是给董卓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对杨英下手!

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动了杨英,依照骠骑将军那狠辣的性格来说。

一旦他发怒了,他才不在乎到底是谁下的手,他只知道,因为董卓和刘辩交锋才让杨英遇难!

到时候,不管谁赢,都免不了一死!

所以,董卓和刘辩二人,一定不敢动杨英一根汗毛。

而我们却不同,我们和骠骑将军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是杀了我等,骠骑将军也不会因为一个猜测对长安城动手!

所以,现在只要我等将杨英请到府上来,那董卓和刘辩二人就绝对不会对我吴氏家族动手!”

长老闻言,捋着自己的胡须,想了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满脸赞同的说道:“此言有理,董卓和刘辩确实不敢动杨英。”

说到这里,他又带着疑惑问道:“那刘协呢?你为什么会说他是另一个能拯救我们家族的人?

他不过是一个傀儡皇帝罢了,有什么本事能拯救我吴氏家族?”

“你又错了!”吴氏族长摇了摇头之后,为他解释道:“董卓之所以能有现在的实力,靠的是挟天子以令诸侯!

董卓现在和刘辩对峙了起来,一旦董卓胜利,那刘辩便绝对活不了!

如果,到时候刘协再出什么意外,那董卓手中可就没有皇帝了!

到时候,长安城外其他的诸侯,肯定会想办法另立其他宗室为帝!

如此一来,董卓的挟天子以令诸侯之法,可就再也行不通了!

而一旦失去了皇帝,董卓的势力肯定会受到极大的打击!

所以,董卓绝对不会让刘协出什么意外。”

听到这里之后,长老又问道:“那刘辩呢?他总不能希望刘协活着吧?”

吴氏族长点了点头之后说道:“刘辩当然希望刘协去死!

但是,没有董卓的配合,仅凭他一股势力,根本奈何不了我们!

而且,董卓不希望刘协去死,所以只要我等想办法将刘协带到我们的府邸之中,董卓见刘辩朝我们进攻之后,一定会在刘辩的身后捅他一刀子!

到时候,只要我等守住一时,刘辩的势力便会被董卓击败!

而等董卓胜利之后,为了避免被骠骑将军攻伐,一定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付我等!

到时候,我吴氏家族的危机便可以解决了。”

长老在听完吴氏族长的解释之后,眼睛一眯,说道:“既然如此,那我等应该做两手准备!

一方面,我等去将骠骑将军的使者——杨英请到府邸上来做客。

另一方,面我等可以趁着董卓将兵马全部都聚集到一处,放松了皇宫的守卫之时,将刘协掳出来,带到我吴氏家族的府邸之中!

到时候,这两方势力绝对不会再对我等动手!

不过……”

说到这里之后,长老皱着眉头说道:“等两方势力决出胜负之后,我们得赶紧将刘协交出去。

而且,我等再也不能在长安城停留了!

等他们决出胜负之后,我等应该立刻便跟着杨英回洛阳!”

“此乃老成谋国之言。”吴氏族长在听到长老的话语之后,欣慰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的做法,会引得他们双方的愤恨。

到时候,如果我们还留在长安,那肯定会受到他们的针对!

所以,等他们分出胜负之后,我等应该立刻就走!”

说到这里之后,吴氏族长话语一顿,对此长老吩咐道:“事不宜迟,现在我们两人并分两路。

你去请骠骑将军的使者,而某家带着家丁,想办法从皇宫中将刘协掳出来。”

“如此也好”长老知道,在带兵打仗这一道上,他确实不如吴氏族长,所以便同意了此事。

随后,他招呼也没打,带着几个家丁,匆匆的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雷厉风行的长老,吴氏族长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一旁的下人招了招手,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说完之后,吴氏族长便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之内行去。

他要将吴氏家族的至宝——金丝软甲穿在身上。

此行非常的危险,他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在吴氏族长去找金丝软甲的时候,吴氏的大长老也匆匆的来到了杨英驻扎的地方。

等他来到此处之后,便立刻使劲的拍了拍门,大声的喊道:“有人吗?老夫乃是吴氏家族的长老,前来拜见骠骑将军的使者。”

“吱呀”一声,大门被缓缓的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士卒。

他在看了看吴氏长老之后,问道:“你这老头叫什么叫?!

现在兵荒马乱的,不在家里躲着,出来做什么?找死吗?!

别在这里添乱了,赶紧回家躲起来!

过不了多长时间,这里就会发生战争!到时候你想躲也躲不了了!”

这士卒之所以如此说,也是好心。

可能是长老太过于心急的,所以他没有坐马车,反而骑着一匹驽马跑到了杨英的住所。

所以他身上风尘仆仆,看起来非常的狼狈,正是因为如此,士卒才将他当成的是普通人家的老头。

那士卒可是知道,过不了多长时间,董卓和刘辩就会打起来,所以他才会如此劝说。

长老在听到士卒的话语之后,也知道他是好心,没有生气,反而对于这士卒的人品非常的赞赏。

所以,他在点了点头之后,满脸赞赏的说道:“不愧是骠骑将军的麾下,果然心善。”

说完之后,他微微一笑,对着士卒继续说道:“你也不用担心老夫,老夫自有保命之法。

老夫来此,是为了求见骠骑将军的使者。”

“求见将军?”士卒在听到长老的话语之后,皱着眉头问道:“在现在这关键的时刻,你求见我家将军所为何事?”

跟随杨英来长安的士卒,皆是万里挑一之人,所以他并不傻。

士卒在听到长老的话语之后,立刻便明白,面前的这老头,肯定是个大人物。

所以,他在说话的时候,也不再大大咧咧,略微恭敬了一些。

长老闻言,故作神秘的摇了摇头说道:“可是老夫只能告诉骠骑将军的使者,不能告诉其他人。

而且,即便是老夫告诉了你,你也不能做主。

既然如此,那你还不如赶紧去回报你家将军,就说,吴氏家族的长老前来拜见。”

士卒闻言,思索了一会儿之后,觉得长老说的有理,便对于他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某家这就去禀报我家将军。”

做完之后,士卒便匆匆的朝着府邸之内行去。

等过了一会儿之后,杨英便走了出来。

等他出来之后,看了长老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你就是吴氏家族的长老?久仰久仰。

你今日来找某家所为何事?”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杨英的表情非常的轻慢。

因为他觉得,吴氏长老来找他,可能是来想请他对付董卓。

但是,杨英却不想插手这摊子烂事,所以他在言语上难免有些怠慢。

长老见此,也没有见怪,轻笑了一生之后说道:“作为骠骑将军的使者,难道你连待客的礼数都不知道吗?

你现在应该将老夫请进去,我等入内之后再详谈。”

“哼!”杨英闻言,冷哼了一声之后说道:“某家当然知道如何待客,但是!……

你是客吗?!”

说完之后,杨英的眼中已经有了些怒色。

因为长老刚才的那番话,不仅是针对杨英,更是针对李知!

所以,杨英险些没有忍住,差点就出手教训长老。

可是,他知道,现在乃是关键的时刻,不能出任何的差错,未免节外生枝,杨英便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没有出手。

长老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他本来打算激怒杨英,让杨英出手,然后他再谎称自己乃是骠骑将军的麾下和杨英是同僚。

到时候,杨英心中一定有所愧疚。

如此一来,长老便可以以此为要挟,让杨英去吴氏家族的府邸。

然而,长老没想到,杨英竟然如此能忍,让他的一番谋划付诸于东流。

“唉……”计谋失败之后,长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杨将军,老夫和你乃是同僚,来此是为了求你帮忙的。”

“同僚?”杨英在听到长老的话语之后,眉头一皱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投靠我家主公的?某家怎么不知道?”

长老听到杨英的质疑之后,不慌不忙的捋了捋胡须,笑呵呵的说道:“你虽然是骠骑将军的侍卫首领,但是也不可能知道骠骑将军的全部势力吧,老夫所在的吴氏家族在洛阳城的时候便投靠了qt将军,而qt将军之所以让我等来长安,就是为了观观察董卓的一举一动,而如今董卓已经和刘辩打了起来,我吴氏家族已经危在旦夕,所以老夫才厚颜来此,想请使者帮忙,让我无时间都度过此次的危机,将军也不用怀疑,老夫等此次的危机度过之后,老夫全族便会跟随将军迁回洛阳,到时候,将军想骠骑将军询问一番不就全都知道我等到底是不是骠骑将军的麾下了?所以老夫也没必要撒谎骗你。”

长老已经做好了打算,不管是有什么办法,哪怕是诓骗,也要将杨英骗到吴氏家族的府邸。

大不了等到达洛阳之后,长老便去找骠骑将军负荆请罪。

实在不行,他便会在骠骑将军面前自裁谢罪!

可以说,为了帮吴氏家族度过这次的危机,他已经打算无所不用其极!

杨英闻言,满脸苦恼的挠挠后脑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当然知道,当初李知和世家闹得非常僵。

所以这长老说的很有很大的可能是假的。

但是,他又非常的了解自家的主公,自家主公手段通天,说不定他还真能收服一两个世家。

从这一方面来说,老头儿说的又可能是真的。

在纠结了许久之后,杨英终归还是没敢赌,他害怕破坏了那家主公的谋划,所以便无奈的招了招手,说道:“既然你是我家主公的麾下,那便所以某家进来吧。”

说完之后杨英便扭头朝着自己的府邸之内行去。

等他们二人来到大厅之后,还没等长老坐下,杨英便立刻问道:“你们吴氏家族是什么时候投靠主公的?”

“这……”长老此时正为自己的阴谋得逞而沾沾自喜,却没想到杨英会突然有此一问,这让长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杨英见此,眼睛一眯,阴测测的问道:“你自称是我家主公的麾下,却连自己什么时候投靠我家主公都不知道?

你莫不是在戏耍某家吧?!”

说完之后杨英的手已经摸到了自己腰间的剑鞘上,看起来,如果长老不给他一个明确的交代,他便会动手一般。

“唉……”长老在听到杨英的话语之后,脸色一苦,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之后,说道:“老夫并不是在戏耍将军。

而是老夫实在是不能对将军说起此事。

当初,老夫的家族投靠骠骑将军的时候,骠骑将军便给我等一道密令,让我等不得将此事告诉任何人!

这关乎骠骑将军的秘密,所以……”

说到这里之后,长老张开了双手,闭上眼睛大声的说道:“如果使者不相信老夫,那便将老夫斩杀于此吧,老夫绝对不会反抗!”

杨英见此,倒是信了个七八分。

他将手从剑鞘上放了下来之后,皱着眉头问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我家主公有什么秘密是某家不知道的?

某家从我家主公发迹开始便跟着他,怎么可能会有某家不知道的秘密?”

“呼……”长老在听到杨英的话语之后,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中暗道一声:“侥幸!”

随后,他便睁开了眼睛,脸色如常的看着杨英,说道:“杨将军,你虽然跟随骠骑将军的时间最长,但是你总不能时时刻刻的跟着骠骑将军吧?

你好好想想,难道你就没有离开骠骑将军的时候?”

杨英闻言,摸着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想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恍然大悟道:“某家想起来了!

几年前,某家主公派某家跟随奉孝先生去办了一件重要之事,离开了洛阳约有七八个月的时间,难道你等就是那时候投靠主公的?”

“呵呵……”长老闻言,高深莫测的笑容一声之后,没有说话,看起来像是默认的姿势一般。

杨英也认为长老默认的此事,所以他便不再怀疑长老,直接问道:“既然你我乃是同僚,那你有话就不要藏着掖着了,你今天找某家到底有什么事儿?”

“唉……”长老在听到杨英的话语之后,满脸悲愤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夫收到密信。

信中言称,董卓和刘辩因为害怕他们两败俱伤之后,被老夫的家族趁虚而入。

所以,他们便打算联合起来对付我吴氏家族。

等将我吴氏家族诛杀之后,他们再分个胜负!

而老夫今日前来就是为了请使者去我府上做客,老夫想借骠骑将军的威名震慑住这两方势力。”

“……”杨英闻言,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之后说道:“董卓和刘辩知不知道你是我家主公的人?”

“当然知道!”

杨英听到长老的话语之后,满脸不解的问道:“既然他知道你是我家主公的人,那他们为什么还会动你?

难道他们就不怕我家主公对他们动手?”

“唉……”长老闻言,又叹了一口气之后,说道:“我吴氏家族和使者不同,使者乃是骠骑将军的兄弟,董卓和刘辩当然不敢动你。

但是,我吴氏家族只是骠骑将军的麾下,就算是他们二人将我吴氏家族诛除之后,也不会有什么事。

因为,等他们分出胜负之后,胜者完全可以将诛杀我吴氏家族之事嫁祸到败者的身上。

所以,老夫才想请使者帮一帮我吴氏家族。”

“这样啊……”杨英闻言,站起身在大堂之内抖来抖去,陷入了深思之中。

等过了一会儿之后,杨英脚步一顿,看着长老冷冷的说道:“如果某家没听错的话,刚才你称呼我家主公为骠骑将军?”

说完之后,杨英三步并做两步的来到了长老的面前,直直的盯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可知道,只要是我家主公的麾下,哪怕是一个平民百姓都不会称呼我家主公为骠骑将军,他们都会叫主公!

而你必成是我家主公的,回想如今却称呼我家主公为骠骑将军,这是何道理?!你真的是我家主公的麾下?!”

“这……”长老因为太过于激动,所以便忘了骠骑将军和主公这两个称呼之间的差别,所以他现在被杨英问的说不出话来。

“哼!”杨英见此,冷哼了一声之后,说道:“看来某家没有猜错,你果然不是我家主公的麾下!

说!是是谁派你来的?!到底有什么目的?!

要因为你年纪大了,就觉得某家会对你手下留情。

如果你不老实交代,某家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唉……”长老闻言,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请将军见谅,老夫确实是骗了你。

不过,老夫也没有什么坏心思,我吴氏家族确实没有投靠骠骑将军,但是吴氏家族却有投靠骠骑将军之心!

而且,在昨日的时候,我等已经派家族中的少族长去了洛阳,向骠骑将军献上了我吴氏家族的诚意。

而且,老夫刚才也没有撒谎,等董卓和刘辩分出胜负之后,老夫确实打算带着家族之人跟随将军去洛阳。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老夫的家族能从此次的危机之中存活下来。”

杨英听到长老的话语之后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长老见此之后,心灰意冷的摆了摆手,说道:“既然将军不相信老夫,那老夫就不在很多打扰了,告辞。”

说完之后,长老便站起身向着外面行去。

但是还没等他走几步,他的身后面传来了杨英的话语。

“且慢!”

喜欢三国之老师在此请大家收藏:(www.reshusy.com)三国之老师在此热书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三国之老师在此最新章节 - 三国之老师在此全文阅读 - 三国之老师在此txt下载 - 崖边钓鱼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热书书院

猜你喜欢: 特种兵之万物提取系统极品贴身家丁革宋莫斯科1941大清巨鳄生死狙杀唐朝工科生穿越从贞观开始大汉昭烈帝抗日之全能兵王重生之无敌吕布神话版三国隋唐大猛士民国谍影扛着AK闯大明抗战之最强兵王兵王归来盛唐纨绔大唐第一少东晋北府一丘八最强终极兵王寒门状元蜀汉之庄稼汉权色声香帝国吃相抗日之铁血战将
完本推荐: 诸天旅人全文阅读叫一声老公全文阅读杀手房东俏房客全文阅读重生学霸女神全文阅读重生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策天神算全文阅读系统供应商全文阅读余额宝红包领取吗寻美记全文阅读末世裁决者全文阅读我是校霸他亲妈全文阅读独步逍遥全文阅读老子就是大魔王全文阅读绝品透视眼全文阅读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万历驾到全文阅读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全文阅读请做个好人全文阅读网游之最强剑士全文阅读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绝世神王在余额宝红包领取吗地球穿越时代最佳娱乐时代我来自三界外逆剑狂神诸天万界神龙系统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修行在万界星空神魂丹帝女神的贴身高手我是夸雷斯马猎户出山首辅家的小娇娘重生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妇豪婿我的超级庄园女总裁的王牌高手乱晋我为王余额宝红包领取吗之活了几十亿年我的极品大明星老婆重生之魔教教主重生之极品仙帝快穿:男神又苏又撩修仙强者重回余额宝红包领取吗五零俏军嫂养成记天道罚恶令重生大富翁帝国老公狠狠爱修真聊天群女剑仙

三国之老师在此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三国之老师在此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三国之老师在此txt下载手机版 - 崖边钓鱼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热书书院移动版 - 热书书院手机站